四川比特币矿场洪灾“矿难”:误传、夸大与生死存亡

 新闻资讯     |      2018-07-28 12:20

导读:6月25日,当地暴雨导致山洪爆发,冲垮了堤坝,同时冲进了位于河边的该矿场,上千台矿机倒在泥水当中。在万千的大小矿场中,这座不起眼的矿场因为这场暴雨成为了币圈的焦点。


 

【文章来源:深链财经】文丨门人

 


 

被洪水冲垮得矿场

 

6月24日,暴雨,河流里注满了水,豆大的雨点砸在水面、芭蕉叶和屋顶上,溅起万千朵水花。

 

靠近河流不远处的一处厂房里,一千多台矿机如同货架上的商品一样被码放得整整齐齐,矿机正在高速运转,和世界各地的矿场竞赛,争抢比特币和莱特币。风扇的刺耳轰鸣,完全遮掩了外面的雨声。

 

25日,暴雨依旧,并没有收敛的意思,河流的水越积越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水坝决堤。

 

汹涌浑浊的洪流跃出河道和堤坝,奔向地面蔓延开来,位于河道不远处的矿场成了被“攻击”的目标。

 

洪水从大门冲进厂房内部,淹没了位于货架底部的矿机,汹涌的水势也将不少货架掀翻,一排排矿机应声倒在黄色的泥水中。

 

四川矿场洪灾

 

7月2日起,“四川矿场被淹,矿场主街头清洗矿机”的新闻开始在社交媒体疯传,和新闻一起被传播的还有几张照片,红砖裸露的厂房、散落在泥淖中的矿机,低头清洗矿机的人。

 

“网上传的图片其实是我们的矿场,根本不是四川的。”矿场的一个合作方称,此时的他刚刚从矿场回来。

 

这是一座位于云南省红河州的小矿场。事实上,在遭受洪水侵袭前,这座小矿场才刚刚开始投入使用。

 

“刚开始挖矿,都还没出块,遇到了这种事。”对于这次的水灾,谁都没有料想到。

 

红河州,云南省东南部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州。北连昆明,东接文山,西邻玉溪,南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接壤,北回归线横贯东西,是典型的亚热带高原型湿润季风气候区。

 

每年5月份到10月份为雨季,降雨量占全年降雨量的80%以上,其中连续降雨强度大的时段刚好集中在6、7、8三个月份。

 

丰沛的降水带来充足的水电。

 

而南方的矿场一般都是依水电站而建。

 

矿场耗电,靠近水电站建设矿场。一来可以减少高压线路铺设、变电站建设等基础设施成本;二来远离居民聚居区,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对于矿场而言,矿机被盗、被举报也是常有的事;三来南方多私人建设的小水电站,电费便宜且有更多议价空间。

 

眼下的这座矿场就建设在一座小型的水电站旁边。

 

远处是两座相邻的大山,中间是一条河流,地势的天然落差集聚大量的水能,成为发电站的绝佳位置。

 

只是,每个硬币都有两面,而这座矿场遇到了最坏的情况。

 


 

用“烤箱”烤矿机

 

1300多台蚂蚁S9矿机,200多台显卡矿机,还有少量的蚂蚁L3矿机,从规模上来看,这座矿场只能算是中国众多矿场中的一个小小存在。

 

但是一场暴雨就把这座小矿场置于危机之中,同时也成为币圈的焦点新闻。

 

“一般而言,最多是矿场防水没有做好导致漏水,矿机被雨水打湿,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进水。”

 

矿场被淹后维修人员迅速从外地赶来,看到眼前灌满泥水的矿机,都傻了眼,这是他们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为了抢救矿机,维修人员对矿机进行拆机清洗,也就是网上流传的“矿场主街头清洗矿机”图片中的情景。

 

然而,事实比新闻残酷许多。

 

由于矿机部件进水严重,维修人员不得不从外地弄来了“烤箱”,所谓的烤箱就是调节温度的环境实验箱,来对矿机的组件进行烘干,矿机的进水程度不同,烘烤时间的长短也有所不同。

 

四川矿场洪灾

 

连绵的雨水断断续续下了十几日,抢救工作也前前后后持续了十几日。

 

一切维修完毕后,经检测70%的矿机通电后可以继续使用,剩余30%的矿机则直接被宣布报废或者需要进一步维修。

 

矿机素有“印钞机”之称,停下来一分钟就损失一分钟的钱,以蚂蚁S9矿机为例,一台均价在4000元左右,电费3毛的情况下,每天的盈利在17元左右,想要回本差不多需要365天的时间。

 

在矿圈人士看来,矿机从买来到投入使用,间隔的时间越短越好,放在手里不用就是亏钱。

 

“这次洪水造成的损失,我们评估了一下,大约300万。”矿场方称。



 

天切算力

 

在“四川矿场被淹,矿场主街头清洗矿机”的图片被疯传的同时,比特币算力变化也和四川大雨联系在了一起。

 

有人戏称为“天切算力”,意思是大雨导致比特币算力下降。

 

四川矿场洪灾

 

“从6月24日开始全网算力明显下滑,6月27日全网算力达到近20天的最低值,与洪水灾害的时间相吻合。”有媒体称。

 

四川暴雨的新闻搭配“矿机主街头清洗矿机”的图片,的确给外界造成了一个错误的印象,四川的矿场受灾严重,普遍遭受洪水冲击。

 

甚至连海外的主流媒体都关注到了此事。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一篇名为《四川洪灾影响全球比特币“产量”》的报道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的观点,称“四川洪灾可能影响全球8%至10%的比特币挖矿活动”。

 

社交交易平台Carboneum创始人马克思·卡特库尔在看到图片后说,“四川水灾的场景令人震惊,比特币算力势必受到打击。”

 

不得不说,红河州矿场的这组图片让海内外币圈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四川的矿场身上,这中间多少散发着担忧的气息。

 

毕竟,中国矿工在比特币挖矿上的地位重要,四川又是中国矿场的聚集地。

 

然而事实上,被洪水冲击的矿场只是个例,类似红河州矿场的情况更是少见。

 

且比特币算力下降是否与四川暴雨有关也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业内人士称,暴雨造成河流中的泥沙增多,为了避免堵塞,水电厂会关闸,矿场也会因此断电,这多少对矿场会产生一些影响。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四川暴雨造成的影响其实非常小,影响全球比特币算力的还是币价的下跌和算力的上涨。

 

只是通过网络的放大,红河州这处小矿场成为四川暴雨矿场受灾的代表和样本,被推到了大众眼前,在海内外广泛传播。

 

更多>>新闻资讯